精彩小说尽在匹克小说! 手机版

首页校园→ 风过铃音缕

风过铃音缕

巴平 着 主角:顾晟希陆漫兮思辰 来源:爱奇艺文学

完结 免费 亚博娱乐官网入口

《风过铃音缕》小说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由匹克小说网为大家带来,这是由巴平创作的一部校园纯爱小说,讲顾晟希、陆漫兮、思辰三人的感情纠葛。情节内容生动精彩,推荐大家阅读。下面为大家介绍本书的阅读方式,喜欢的朋友不容错过!...

6.17万字 更新:2019/08/12

在线阅读

《风过铃音缕》小说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由匹克小说网为大家带来,这是由巴平创作的一部校园纯爱小说,讲顾晟希、陆漫兮、思辰三人的感情纠葛。情节内容生动精彩,推荐大家阅读。下面为大家介绍本书的阅读方式,喜欢的朋友不容错过!

免费阅读

再次和顾晟希走到一起是暮秋的一个周末的下午。我,他,还有思辰,在山坡上放风筝。

头一天,也就是星期六,放学的时候,思辰走到我的座位前,告诉了我这个提议。确切地说,应该是通知我。我十分惊喜,几乎要跳起来抱住她。她把时间和地点说给我,叫我不准迟到,否则让我好看。我忙着点头,高兴还来不及呢。

为了这天,我挑了件最漂亮的衣服。那是妈妈在我十五岁生日那天送我的礼物,胸前印着一只憨头憨脑的狗熊。我穿上运动鞋,提前两个小时便往约定的地点走去。

那是学校后面的一个小山坡,在我们教室里正好可以对望。经常在上课的时候,我喜欢望向窗外,看着山坡上层次分明的树木发一阵呆。我会幻想着有朝一日能和思辰并肩躺在山坡上晒太阳,我们闭着眼睛,而身旁的青草却疯狂地生长着,很快便盖住了我们的身体。

出了学校大门,往左是一条沥青的水泥路,路面已经被重型卡车轧得坑坑洼洼。再往前走是一条土路,只能容一辆车通过,车轮轧过的地方深深地陷进去,仔细看,还能发现路面上有畜生的蹄印。路的两旁稀稀拉拉地长着野草,都已经枯黄了。

我爬上山坡顶端的时候,筋疲力尽,这时才忽然想起已经有一段日子没和顾晟希在镇外的山坡上奔跑过了。太阳正在头顶偏西三十度左右的地方。阳光和煦而温暖。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片平坦的草坪,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中央有一个半月形的水塘。一眼望去,枯萎的野草挺立着腰杆儿,被阳光镀上了一层金属的颜色。我唯一想做的便是躺下去,美美地睡上一觉。

*

在一处枯草茂密的地方,我的腿一软,身子便不由自主地躺了下去。不知不觉,我的思绪回到童年,回到小镇,那个被群山包围的地方。那些山不高,也不峭,但长满了树。比枫树矮的,还有各种的灌木丛。春夏两季,灌木上开满了各色的小花,引来蜜蜂嗡嗡地闹,蝴蝶翩翩地飞;而秋天,红得发紫的果子挂在掉光了叶子的枝头上,惹得松鼠们上蹿下跳,他们不怕人,竟从我们的脚边大摇大摆地走过去,林子里飘起了一阵香气,鸟儿们在严冬之前做最后的一次觅食。

冬天,我最盼望的季节。待到山里的草木凋零,那些习惯于隐藏的动物再无藏身之处,都纷纷现出了原型。我会拉上顾晟希,带上一根冬青树棒作为武器,守在它们经常出没的地方。什么都有:野兔,山鸡,灌猪,黄鼠狼,野狗,……我们漫山遍野地跑。那时的我们有用不完的精力,汗水湿透了背心也毫无察觉。有一次,我们追着一只野狗,它在前面拼命地跑,我们拼命地追,跑了几匹山,它终于累了,趴在地上竟动也不动,吐着红殷殷的舌头喘着粗气,口里发出可怜兮兮的叫声。

……

*

我醒了。

思辰趴在我的面前,瞪着眼睛。离我那么近,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我,发梢垂到我脸上,我能看见她皮肤上浅浅的细毛。我疑心是在做梦,可是感觉不会错的。她手里正拿着一根干枯的狗尾草,在我的脖子间轻轻地摩挲。

站在她旁边的是顾晟希。

他们一起来的么?意识让我这样想。

“你刚刚做了什么梦?满脸通红,还流口水,准没什么好的!”她指着我说。

我连忙坐起来。手背在嘴巴上一擦,果然湿漉漉的。她递给我一张纸巾,翻着白眼珠瞅了我一眼。

“看,漂亮吗?”她手里拿着一只“仙女”风筝。我曾在顾晟希家看见过,就挂在他床头的墙壁上。风筝上的线条是他一笔一笔勾勒出来的。他也曾送给我一只“蜈蚣”,可是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是蜈蚣?所以,我从来没有放过,现在早已不知道扔到什么地方去了。今天我带来的那只风筝是去年过年的时候,舅舅买给我的,上面画着哪吒闹海的图案。

“好看,好看。”我回答的时候,眼睛不自觉地瞟了一眼顾晟希。

“哈哈,是顾晟希送给我的呢,他自己做的,好棒哦。”

我冷笑道。

“是很棒。”几个字不情愿地从我嘴里蹦出。

顾晟希手里的风筝,十分简单,一个三角形,加两只尾巴,既没有图案,也没有线条,不用说就知道是他自己做的。

我开始得意,暗自想:看你今天怎么赢我,我这个“哪吒”,可是能上天下海的巨无霸。过年那回,在河边就赢得了许多的喝彩。

“陆漫兮,过来帮帮我。”思辰朝我喊道,她一手举着风筝,一手引着线,做好了预飞的准备。

“你那么笨,帮了也是白帮。”我随口说道,然后将“哪吒”放在地上,往她的方向走去。

顾晟希从更近的地方跑去她的身旁,举起那只粉色的“仙女”。思辰攥着风筝线的轮子往前小跑。只听见她说道:“一、二、三,放!”“仙女”便飞过了他们的头顶。我站在那里望着这一幕。思辰拉着风筝线,欢叫着:“飞起来了,飞起来了,我的‘仙女儿’飞起来了……”阳光掠过她的脸庞,与她的笑容相得益彰。顾晟希跟在她的身后跑,时不时喊道“收点线”、“放点”之类的话。

我记得他曾经也教过我放风筝,他说:“放风筝的时候,你要控制好手中的线。当你放风筝的时候,要感到风筝也在放你。”对于前一句话,自是无须多说,就像吃饭要拿好筷子一样,后一句话,我到现在也不明白。我问他的时候,他只说:“这没什么好解释的”。也罢,他说的话,又不是什么名言,干嘛非要理解得那么清楚。

“仙女”越飞越高,思辰小心地控制着风筝的高度和速度,顾晟希在一旁拍手叫喊。这个情景里要是没有我该多好,我忽然这样想。

我看见自己的影子被西斜的阳光拉的又细又长,有些畸形。

有阳光的地方就有阴影。

顾晟希开始放飞那只丑陋不堪的“三角形”了。我没有多看,只想早点让我的“哪吒”飞上蓝天。我右手举着风轮,左手捏着线的末端,松开手,几乎同时,我往前跑去,风筝飞起来了,和我预想的一样,平稳地向上窜去。我所能做的就是拼命地跑,让奔跑的速度带动线的牵引,拉着风筝飞向更高的天空。我能听到空气在我耳边呼啸而过和风轮骨碌碌转动的声音,还有血液在狭窄的血管里奔涌时的欢叫。空气里,我似乎闻到了胜利的味道。

可是,当我看到那只“三角形”飞到我头顶的天空时,胜利感遭到猛烈的冲击。可慰的是,它离我的“哪吒”还有一段距离。

我回过头看时,顾晟希正背对着我,慢慢地后退,他一手握着风轮,一手牵着线,放一段线,又拉回一段。悠闲极了。而那只风筝,正缓缓地上升。

*

入冬的空中,时时有风吹过,即使在阳光明媚的时候也不例外。最要命的,风向时刻都在改变,似乎东南西北风齐聚一堂,谁争斗赢了,谁就占了上风。最终,倒霉的就是那些借助风力、扶摇而上的风筝了。

水塘那边传来一声惊叫。

几乎是同时,我和顾晟希望向了那里。为什么,他的反应会如此之大?我记得,他向来不问他人之事,即使我出了什么事,他也只会摆着一张冷峻的面孔去寻找解决之策,而现在,却有如此剧烈的反应。

“快过来,我的风筝要落了。”

美丽的“仙女”在空中打旋,翻了几个跟斗,终究还是难逃厄运,一头撞向水塘中央。

我没有为“仙女”的沉落而感伤,反而偷偷地幸灾乐祸起来。毕竟,这只风筝与我毫不相关。我站在原地观看她无助的样子,看到的却是顾晟希拉着“三角形”跑到水塘的那侧。

他从思辰的手里接过风轮,使劲地摇着。湿漉漉的“仙女”在水面移动。她的表情有些失落,像霜打过的茄子。难道说,这就是我想看到的么?我的心忽然难受极了。我不断问自己,为什么冲过去的人不是我?为什么他会冲过去?

“对不起,我真没用。”她低着头对他说,“要不,我做一个还你。”

这是我第一次见她低声下气地说话。对,是低声下气,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她低着头,话语里不再有平日里的刁蛮,一下子温顺得像只打翻花瓶的猫。对于一个没有爸爸的人,值得这样吗?

“对不起。”她再次说道。

“真的没什么啦,坏了就坏了呗,回头我再做一个给你。”顾晟希的脸上又浮现出一丝微笑,他的嘴角微微上扬,“当然,要是你喜欢的话。”

“喜欢,我当然喜欢了。”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了。”

我有些懊恼,因为我已经走到了水塘的对岸,正站在他们的身后,听着这段对话,每一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

“现在跑过来干什么?”思辰瞅了我一眼,眼神里充满了埋怨、愤怒、厌恶。

“过来看看呀,怎么?不欢迎吗?还是……坏了你们的好事了?”我强忍着内心的不快,做出欢笑的样子,脸上像绷了一层石膏和纱布。

“少在这儿说风凉话了,哼,还不知道你那点儿心思,笑不出来就不要强颜欢笑,小心脸部肌肉萎缩,年纪轻轻毁了容可就划不来了。”她推了我一把,便专注在那只“三角形”上。“哇,好棒啊,晟希,风这么大居然还能飞这么稳,不像某些人,自以为了不起,自己的风筝都转来转去了还不自知,就知道奚落别人。”

她说的“某些人”当然是我。我的脸立马发烫起来,从额头传至耳根。可是我无以反驳,因为我的“哪吒”确实已经在风中转了好几圈了,若非做工精细,恐怕也早落下来了。

“只要你懂得如何把风力转化为风筝飞翔的动力,它便不会掉下来了,要想让它平稳,就应该使它受到的合力为零。”他居然讲起物理来了,“你看,这个风筝受到的外力不外乎是风力、牵引力和阻力,风在向那个方向吹,而绳子的牵引力……”他伸出手,比划着。思辰瞪大眼睛看着,但是显然,充满了疑惑。

“你真厉害,连这么复杂的受力都能分析出来。”她说道。

我放了一段线,想让风力帮助“哪吒”回归正确的轨道,不料却适得其反,一阵风将它卷起来,又压下去。我跟着风的方向跑。

它开始脱离我的控制。

我又开始一个劲儿地收线,心想,不管它落不落,只要能掉在我的面前也是好的,可是手中却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拉着我。风筝被拉的变了形。

突然,线断了。

它在风中翻腾着,我听到它求救的声音,很凌厉。可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眼睁睁地望着它如何在风中飘零,如何被风吹落到视线之外。

终于,它落下去了,在前面山头干枯的树梢上,远远看去,像挂在树上的一朵红花。

我知道,我输了,输给了自己。

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将风轮朝水塘中央扔出去。风轮在水面弹了几下,溅起几朵水花。然后,水面又恢复了平静。可风吹过,依然有阵阵波纹。我坐在一片枯草之上,眼前黑乎乎的。更可恶的是,那只丑陋的“三角形”居然还平稳地留在半空里,而且还有上升的劲头。就是它!那个罪魁祸首,遮住了阳光。

不知什么时候,思辰在我身边的草坪上坐下来。

“看这天空,总是灰蒙蒙的,知道为什么吗?”她轻声问我。

“那是漂浮在空中的云。”

“云本来时洁白的,可是多了,就会堆在天边,挡住原本湛蓝的天空。唯一的办法便是拨云见日。”

我听得云里雾里,总觉得她的话里似乎还别有洞天,可是我体味不出。

那天,我不知道是怎么走下山的。回去的路似乎崎岖了很多,我的腿像在蜂蜜里泡过一番,酥软无力。

我发现,顾晟希至始至终没有跟我讲一句话。可他却如此恬然。思辰走在中间,我走右边。他的脸不再像一块磨平的木板,开始舒展,却没有面对我。

他还对那件事耿耿于怀吗?还因此对我怀恨在心吗?那么为什么不骂我一顿?打我一顿也行。我发誓,绝不还手!可是,他始终不肯开口对我说一句话,让我连道歉的机会也没有。这才是我最难受的,而且难受只能憋在心里。当我看到他那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也只能把一切都佯装于心。有人说,语言是把利剑,其实,用语言打倒对方的最好办法就是一言不发,而顾晟希,就是这方面的能手。

回到学校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夜幕垂在四周的山上。不远处的城市华灯初上,星星点点。汽车在马路上疾驰而过。我们在女生宿舍前的一座石桥上分别。学校的宿舍区分为东西两岸,河东住着男生,河西住女生。我和顾晟希并肩而行。

路边的灯光暗淡,昏黄的光照在经霜冻过的红叶上,变成了橙色,煞是好看。影子投在我们的脚下。耳边间或有牵着手的情侣走过身旁时留下的窃窃私语。

他的脚步轻盈得像一只猫,可看上去却落落大方。我多么希望,某一个时刻,他能抓着我的手,像小时候我抓着他那样,对我说,我们还是兄弟。那样我一定会心潮澎湃地反握住他的手,放在我的胸口,说出同样的话。可我知道,这不可能。

我屏住呼吸,跟着他的步伐,走进了昏暗的宿舍。

查看全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提交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校园小说排行

人气榜